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明日方舟,硬核狠人征程 > 第二十三章 反击

第二十三章 反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康曼德被陈晖洁叫到审讯室去了。
  好消息是,他至少不是去受审的。
  面对单向透明玻璃后情绪亢奋,滔滔不绝,高呼“不要问子弹该不该上膛,先问压迫剥削还在不在”的乌萨斯族受审者,康曼德保持着平静。等他出来,面对垮着个批脸的陈晖洁时,他说:“你认为我该为这个人做出解释?”
  “我觉得,至少找你来问一问是合理的。”
  “我只能以私人身份来给你聊一聊,毕竟我理论上讲只是个雇佣兵,接受近卫局的雇佣教授战术课程。”康曼德饶有趣味地打量着她,“你觉得这个人是‘整合运动成员’还是‘赤色分子’?”
  陈晖洁或许钻牛角尖,但还没混到愚蠢的程度:“你是指那人虽然是你们的拥护者,但不是你们组织体系内的成员?”
  “是的。是的,乌萨斯的新政权里,党、政、军的关系很微妙,相互交集,但不完全重叠。而党员、公务员和军人虽然接受着例行的政治教育,但只是不反对整合主义意识形态的政治冷感者大有人在。
  “然而整合运动与以往那些热情洋溢的反抗运动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不仅仅靠共识维持组织,还要靠钢铁纪律。从这个角度上讲,整合运动的组织生态有点像线列步兵,士兵的个人小心思怎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按照鼓点齐步进军,按照号令举枪齐射,也就是所谓的‘意见可以保留,命令必须执行’。
  “像你们关着的那个人,整合运动对其的人事评价恐怕是盲动和冒进,而且能力低下,什么都没组织起来先让黑帮逮了再交给警察。我们只能说本意或许是好的,但水平不行,适应不了地下工作。”
  “......你还挺客气。”陈晖洁耸耸肩,把卷宗递给康曼德。
  康曼德接过,翻了翻,差点没蚌住:“自称意识形态是反对‘自由意志社会主义者’,还是个有‘立宪改革倾向’的‘乌萨斯种族至上主义者’。认为共和国政权制造了恐怖的灾难,摧毁了乌萨斯民族珍贵的传统精神,不是乌萨斯人的政权。让我看看......啊,移动城市里的小市民出身,这就不奇怪了。”
  
  “什么意思?”
  “有闲看各种各样的书,并相对脱离实际生产劳动,对社会运行规律把握不清。”康曼德把卷宗还给陈晖洁,“自然容易这样。无需在他们身上投入太多精力,他们只会是次要因素。”
  
  “......什么意思?”
  “在影响执政党地位与政治制度更替的诸多因素中,他们只会是极为次要的因素。他们不是根源,而是衍生物。”
  康曼德说着,转过身来:“我们还是把精力放到对现实更有影响的问题上吧。”
  “你能给出什么?又需要什么?”
  “强大的技术力量和精锐的突击小组能协助你方侦测犯罪分子。”
  康曼德顿了顿,微笑起来:“至于代价......龙门不乱起来,就比较符合当前整合运动的诉求。”
  **
  阿特拉斯新进来的单位不多,只是带着一些中小型设备的技术小组。更少的是“新一批次的教官”,“主要负责教授复杂环境下的区域清理行动”。甚至在行动时,也只是会跟随近卫局特别任务连人员行动,以“观察战术行动”。
  至于实际上嘛......
  不如说飞虎队派了两三个人来跟着阿特拉斯行动小队,维持理论上的“正常”。
  近卫局缺失了龙门上级部门的许可和支持,甚至明里暗里受到阻力。但毕竟不可能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强令近卫局停止在贫民区的执法行动——平衡本就是脆弱的,彻底一禁了之会令近卫局这个重量级角色在龙门地下战场里缺位,造成更大的波动。阻挠只能通过拐弯抹角的办法进行。
  受到龙门近卫局各种影响的帮派,以及更广大的龙门近卫局线人群体。则更不可能因为官家的一纸命令就和近卫局当即分家。只能由鼠王的帮派对“近卫局密切人士”实施或强或弱的孤立、排挤和打压。
  近卫局在遭到一道道无形天花板的阻拦和挤压。这就是陈晖洁面临的状况,以及她要突破的困境。在这种上面和外面都开始难办的情况下,她想要打掉黑枪问题显然是比较难办的。
  但也不能不干。别的不说,大伙在外环被乌萨斯特务用马克西姆重机枪撅了就已经很伤士气了,结果到了城里还被黑帮和薪水小偷欺负,那干个屁!
  魏彦吾的这种打压,从某种程度上讲让他事与愿违。哪怕陈晖洁只是为了凝聚人心稳住近卫局的士气,也得干出点成绩来。所以她也就凭借自己的职权之便,拉来了阿特拉斯的战斗分队和技术小组。
  “诗怀雅警司,您对中水区有多少了解?”
  “下城区犯罪率最高的区域之一,超过百分之六十的建筑物为非法建筑物,受各方势力影响,鱼龙混杂。”
  康曼德按着耳麦,盯住指挥车墙壁上的电子地图:“是啊,也就方便各种人浑水摸鱼。”
  随便看看就知道,面前这座不久前被清理了住户的破楼实在不怎么样。在通往楼梯口的底层走廊,四处可见违规停放的自行车。楼上每层走廊堆放易燃的纸箱和垃圾,甚至有单位的“垃圾山”几乎淹没大门。楼梯口灯管的电线外露、天花板洋灰因漏水而剥落,还有住户在走廊放雨伞挡漏水。由于居住空间狭小,许多居民把走廊当厨房,煤气桶、厨具和锅炉公开摆放。这里没少发生火灾,只是未发生致命火患。
  如果仅仅是这些,那还只是脏乱差的问题。但这里的报案,只有百分之六能得到龙门警察单位的出警。
  这里没有基建,没有公共设施和服务,没有法律。秩序围绕着帮派、暴力、犯罪、凶杀展开。
  所以,近卫局在这里确定可疑地点大致范围,并由阿特拉斯技术单位确认最终地点是很正常的事情。无线电侦听单位监听通信,气味因素分析器和红外成像等被动设备负责初期侦查。整个大楼上下至少有超过三十名枪手待命。
  以龙门目前对刀具,枪支和防具的管控程度与阿特拉斯高端产品的造价,黑帮火并时只有决一死战才能看见自动步枪和栓动步枪,不是决一死战的场合,只有擀面杖和扳手互抽,别说冲锋枪,手枪都没几支,感觉不如龙门警匪片里的斗殴。然而这帮家伙却有着山寨防弹衣和自动步枪冲锋枪,堪称装备精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