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 一百三十八章·颁奖仪式

一百三十八章·颁奖仪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山田町一被拉入世界游戏的前一刻很奇妙。
  
  由于时间在同一刻暂停,不少被拉进游戏的玩家还处在一些奇特的状态中。
  
  比如,刚刚进入梦乡,或刚刚迎面撞上车,或刚刚被送上手术台,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而山田町一,则刚刚吞下一瓶安眠药。
  
  他的生活曾经是个死循环,什么都是灰色的——灰色的人,灰色的树,灰色的房屋,灰色的一切……他曾经是个普通的扶桑学生,但又和普通人不太一样。每天晚自习的时候他头脑发热,仿佛在写作业却又时时刻刻地想把桌子掀了。他经常想要打人,或者想拿起笔捅进情敌的眼睛,或者突然把人扔进水泥罐里……
  
  但回宿舍的时候他往往会后悔,他对自己说明天不能再这样想了。
  
  夜晚往往很和平,被子将他包裹得很安全,被子里的夜晚曾是他唯一的庇护所。他躲在被子里,像逃离了全世界。他合上眼皮,像去往了理想乡。
  
  第二天照旧。天是白的,云是蓝的,世界是灰的。
  
  他有抑郁症,
  
  重度的。
  
  一个大男孩却喜欢女装,一个被人称作男子汉的人生活却畏畏缩缩。
  
  他有很多事情无法开口,他不敢让人发现他的想法,他逃避着满脸失望的爸爸妈妈,每天都生活在摇摆当中,他的感情和理性走向了完完全全相反的方向。
  
  早上起床看到路旁的河,他曾想一头栽进去,毫无原因。
  
  他的痛苦渗透了安详的夜晚,于是他在一天夜里选择了自杀。
  
  “我曾一度在生与死之间摇摆,每次想一了百了时就想到这个世界那么丰富多彩……为什么要走呢。”山田町一盯着手里的蝴蝶结:“于是我一直苟延残喘,在这样的矛盾下生活了一年……直到最后才再也受不住。”
  
  “第一玩家。”他盯着苏明安,眼神依然平淡无光:“我们扶桑人一直很矛盾,而我无法控制这种矛盾,因此才如此痛苦。但你似乎时时刻刻都能将自己控制得很好,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山田町一一直很沉默。
  
  无论是作为男生还是作为女生时,他都沉默得像墙角里的尘埃,没有丝毫存在感。他一度以为他就是这样灰色的人物,以至于渐渐习惯。
  
  但他走到这里之后,他的想法改变了。
  
  面前的人,身上汇聚着整个世界的目光。第一玩家是舞台的中心,是最光下的存在,每时每刻都是所有人目光里的最核心。
  
  ……所以山田感到很奇怪。
  
  怎么会有人能顶着那么多人的视线,走到这个地步的呢?
  
  于是他取下了蝴蝶结,在世界面前,展露了他的秘密。
  
  女装是奇怪的癖好吗?他不知道,或许在大人眼里是吧。但那么卑微的他居然能和全世界最强的玩家一起同台竞技,他不想再沉默下去了。
  
  “你来是为了和我探讨这个的吗?”苏明安很意外,之前那些走到他面前的人不是谄媚的交好,就是满是锋芒的敌意,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和平地走上来想和他“论道”的人。
  
  或许,因为双方都已经意识到了,这场游戏已经结束了。
  
  没有丝毫意外。
  
  “我看过你的视频,和我一样,自杀的视频。”山田町一低声说着:“我知道那种感觉……像肚子里灌进了铁水和液氮,肠胃像被人撕扯一样。我使劲呼气,无济于事——那种绝望的感觉太清晰了,清晰到令我更加绝望,然后绝望地接受。”
  
  他忽的抬起头,在妆下显得女性化的面貌上,一双无神的眼睛突然亮起些光采:“……但当时的你,似乎不是这么想的,对吧。”
  
  当时在第一公会台上的,第一玩家那满是希望的,热烈的眼神。
  
  一瞬间灼烧到了当时,还在看场外直播的山田町一的眼睛。
  
  他很早就想接近苏明安,像接近一个发光发热的太阳,但他不是像吕树那样,要当一个无所畏惧的逐光者。
  
  他知道自己卑微又胆小,但他想要寻求他的“道”。
  
  “道”之一词,在现实中玄之又玄,开口还容易引人发笑。
  
  但他觉得面前这个人,绝对不会笑他。
  
  苏明安果然没笑,他在沉默。
  
  山田町一满怀期望,而后得到了他的回答。
  
  “这要问你没选择继续活着的原因了。”苏明安说:“死亡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如果你选择死亡只是为了逃避的话,那么我想我无需回答你。”
  
  山田町一的身子颤抖着。
  
  自杀在扶桑文化中的分量很重,四十七烈士之属把自杀当成最高荣耀,他们既尽了义务,又尽了义理。
  
  而他呢?他选择自杀,和他瞧不起的那些人又有什么不一样呢?一样的懦弱。
  
  即使活下来,站到全世界的面前,也是因为世界游戏的突然开始拉了他一把,不是他的求生欲有多么强烈。
  
  曾经他的眼前二十四小时只挂着“死”字,现在他的眼前只有这个无声看着他的人。
  
  “……我明白了。”山田町一说着,他握着武士刀,刀柄偏转。
  
  苏明安拔出了亚尔曼之剑,而后他看见对方将刀柄递到了他的手里。
  
  “麻烦你了。”山田町一说。
  
  苏明安手握上刀柄。
  
  或许是面前局势已定,山田町一并没有多少要反抗的意思,他甚至将长刀递给了自己。
  
  但明明还是有一线生机的,想办法杀了苏明安,再想办法挨过一天,或者干掉吕树,他依然能获胜。
  
  但苏明安看出来了——面前这个人似乎将胜负看得很淡。
  
  但山田却没有选择找个角落自杀,而是将刀柄递到了苏明安手里。
  
  “你想要什么?”苏明安问。
  
  杀了山田他的技能就能升级,他觉得山田町一这么不抵抗,或许是想和他做个交易。
  
  “我想,报恩。”山田町一回答得很干脆。
  
  对于他来说,或许这一次死亡,会比以前的任何一次要有意义得多。
  
  他的男声从蝴蝶花一样的洛丽塔装束那里冒出来,却干脆利落。
  
  苏明安不再多问,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和信念。他握着刀柄一刀捅过去,正中要害,毫不拖泥带水。
  
  山田町一倒了下去,荧蓝的洛丽塔裙在黑夜里润着光,他闭上眼睛,像沉睡的少女。
  
  【核心技能已升级。】
  
  【你杀死了山田町一,exp+5000】
  
  苏明安将其点到影状态上,得到了一个新的抗性抵抗:
  
  【空间抵抗lv.4:你可以免疫智力点数低于你15*4%以下生物的任何空间禁锢类技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